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聯系我們
游戲列表
魔獸世界歐服(
魔獸世界美服(
12天2
冒險島美服
戰錘歐服
戰錘美服
絲路(
王者世界
美服口袋西游
騎士(
飛飛(
紅色戰爭
安魂曲
完美世界(
冒險島歐服(
魔戒美服
魔戒歐服
雙月(
Dofus
霸王大陸
驚天動地美服
驚天動地歐服(
英雄(
天堂2
羅漢
龍魂
光之國度
科南時代美服
科南時代歐服
RF(
軒轅
神泣
Rappelz
GOA
科洛斯
12之天
九龍爭霸
英雄詩歌
RuneScapeⅡ
美服魔咒編年史
歐服魔咒編年史
夢幻龍族
Aion-US
Aion-EU
地下城與勇士(DFO)
Karos
Star Trek Online
Allods
魔幻圣典(
驚天動地德服
Mabinogi
Mabinogi_EU
天龍八部(DragonOath)
精靈樂章(
Aika(創世紀)
NEO
神鬼傳奇
犯罪藝術
EverQuest
EverQuest2
Martial Empires
全面通緝
寵物森林
LOCO混沌大陸
靈魂戰神(Soul Master)
最終幻想14(
大航海時代
洛奇英雄傳(Vindictus)(
戰爭天使
Tibia
Kitsusaga
Iris瞳光
驚天動地西班牙服
驚天動地意大利服
驚天動地法服
DivineSouls
Nostale
Fists Of Fu(東游記)
真女神轉生
巴西驚天動地
漂流幻境(Wonderland)
潘多拉傳奇
DC英雄
眾神傳說
LoongOnline(龍)
MU(奇跡)
Rift(裂隙)
Elsword(艾兒之光)
Runescape
Talisman蜀門
神魔大陸(ForsakenWorld)(
ARGO
Pristontale2(精靈2)
APB
Asda2
倚天2(
HellGate(黑暗之門)
龍之谷(DragonNest)(
Troy(特洛伊)
螺旋騎士spiralknights
玄武(Scarlet Legacy)
守護之星(Prius Online)
帝國時代
AOE
合金彈頭
4Story(
永恒伊甸園
數碼寶貝(
SonsuzMacera(魔幻盛典)土服
刀(Kal)
RagnarokOnline
TERA
TERA-EU
暗黑3
C9
龍之谷印尼服
TheSecretWorld
激戰2
RaiderZ
9Dragons
美服星球大戰
歐服星球大戰(
亞太星球大戰
Ragnarok2(
DK Online
PathofExile
Age of Wushu(九陰真經)
Darkfall
Dragon’s Prophet(龍之先知)
Age of Wulin
FFXIV(
test
 
網站首頁 > 詳細信息
刑法修正后首起木馬案 牟利3千萬
  2月28日《刑法修正案(七)》經批準后公布,根據新增的條款,南京鼓樓檢察院近日以“非法侵入計算機信息系統罪”對一起盜號木馬案提起公訴,使此案成為全國首例提供程序工具“非法侵入計算機信息系統罪”起訴的案件。

  在這起案件的審查過程中,網絡交易記錄如何甄別,電子證據該如何固定,從未謀面的犯罪嫌疑人,可否認定為犯罪團伙?這些都是新類型案件擺在偵查人員面前的難題。

  3月2日,南京市鼓樓區檢察院的曹立檢察官拿著一份起訴資料說,根據2月28日公布的《刑法修正案(七)》,這一起制作、傳播“大小姐”盜號木馬的案件于近日以“非法侵入計算機信息系統罪”起訴,這是全國首例以“非法侵入計算機信息系統罪”罪名起訴的案件(本報2月25日1版《南京警方破獲“大小姐”木馬案》對此曾進行過報道。)

  2008年8月23日,“大小姐”木馬案被移送到鼓樓檢察院審查起訴,檢察官們審查發現,這起案件錯綜復雜,是前所未見的高智商、高科技的新類型犯罪。

  盜號3個月牟利3000萬

  這起案件的犯罪嫌疑人王業,是個只有初中學歷的無業青年,四川綿陽人。他經常在網上花一兩元錢下載一些木馬病毒,再以幾倍甚至是幾十倍的價格賣給“菜鳥”們,掙些零錢花花,但利用這些半公開的木馬掙錢總是不長久,很快就被殺毒軟件殺掉。王業雖然學無所長,但他頭腦靈活,他在“小本經營”時,發現QQ以及游戲的盜號木馬最好銷,如果能找個人根據不同的游戲制作不同的盜號木馬,并且能根據殺毒軟件不斷升級的話,豈不是賺大了?于是,一個他自以為完美的“木馬計”出爐了。

  龍二是湖北武漢人,盡管通過自學成為編程高手,但由于學歷不過硬,因此在求職時屢屢碰壁。這天,閑來無事的他在網上閑逛,看到了王業的招聘啟事,兩人一拍即合。2007年初,王業以每月2000元的薪酬聘請龍二為其編寫盜號木馬程序。

  龍二不愧為編程高手,他著手編寫木馬程序后,很快就針對“征途”、“QQ自由幻想”、“問道”、“武林外傳”等熱門網絡游戲,制作了四十多個不同的盜號木馬,基本上三四天就能制作出一個木馬病毒。這些木馬都是嵌入式木馬,嵌入一些防備較差的網站后,只要用戶登陸這些被入侵的網站,用戶的賬號、密碼就被竊取,賬號上的游戲裝備、Q幣等虛擬財產就流入到王業等人的手中。被入侵的網站對這些病毒都感到很棘手,上海某政府網站被此病毒入侵后,殺毒無效,只好重建網站,沒想到網站重建后,病毒仍然存在,可見其病毒的厲害。

  龍二工作勤懇,制作木馬水平也相當高,為了留住這個人才,王業將龍二的薪酬漲到每月4000元,在當時這也算是高工資了,龍二對此相當滿意。但他并不知道,據王業自稱,他制作的木馬3個月掙來了3000萬!

  在檢察官對王業進行訊問時,王業還說:“千萬別告訴龍二我掙了多少錢,否則他要恨死我的!”

  從未謀面的犯罪團伙

  2008年2月,王業與浙江寧波的周山在網上相識,周山有著浙商的商業敏感與經營能力,王業告訴周山,謊稱自己編寫了幾十個針對游戲的木馬程序,周山在了解情況后,認為這些“小木馬”有著“大商機”,于是,周山提出由他與朋友許四來當“木馬總經銷”,所得利潤與王業五五分成,王業從言談中發現周山很有經營頭腦,可能擴大其收益,當下同意了。

  周山接手后,馬上對盜號木馬進行了包裝,統一稱之為“大小姐木馬”,并為“大小姐”申請了QQ專用號100000858作為網上總代理,此外,還申請了專門的網銀賬號、支付寶賬號等。

  隨即,周、許二人又開始發展下線,他們以包斷的方式,將“大小姐”木馬中,針對不同游戲的木馬包給不同的人,業內稱這些人為“包馬人”。根據游戲用戶量不同,“包馬人”必須付給“總經銷”每月1萬元到8萬元不等,周山收到款后,將“大小姐”的木馬生成器、收信程序以及更新版本通過QQ傳給這些“包馬人”。

  周伍就是游戲“QQ自由幻想”的“包馬人”,在接手這一款木馬后,周伍盜取了無數游戲用戶的賬號,這些賬號被“包馬人”稱為“信”,經過“洗信”(即將沒有虛擬財產的“信”剔除),得到2000多個有效的“信”,通過變賣這些“信”里的虛擬財產,他一個人就獲利百萬元。

  其他的“包馬人”還有:陳六,他包下了針對“武林外傳”的盜號木馬,每月支付“包馬費”1.2萬元,后漲至1.5萬元;盛七以每月2.5萬元價格包下“征途”的盜號木馬;范八以每月2.5萬元包下“問道”的盜號木馬;楊九以每月2萬的價格包下“夢幻西游”的盜號木馬……

  “包馬人”通過直接在網上傳播、轉賣,以及雇傭他人盜號等方式牟利,同時他們又發展其下線,稱為“站長”。陳六就將“武林外傳”的盜號木馬發送給何十、吳十一等“站長”,由他們租用服務器放置木馬,這些“站長”下線是“流量商人”,由他們來擴大木馬的傳播,同時“站長”們又從“流量商人”那兒收購大流量的“信”。楊某、郭某、程某等“流量商人”拿到木馬后,瘋狂攻擊一些網站,甚至連政府網站也不放過,江蘇、上海的一些政府網站也被嵌入病毒鏈接,以劫持這些網站的用戶下載“流量商人”種下的木馬。

  2008年5月5日,由于“大小姐”入侵,江蘇某廳政府網站陷入癱瘓,并由此案發。公安機關隨即展開偵查。

  2008年的夏天,這些“大小姐”背后的神秘黑客們,因為從來沒有見過面,他們決定在上海聚會,為其中一人慶賀生日。對他們久已關注的公安機關,通過技術偵查獲得此信息后,對他們進行了抓捕,并從他們隨身攜帶的十余臺筆記本電腦中,獲取了大量的電子證據,這為后來此案的偵查帶來很大的便利。

[next]

 

  四次移送終起訴

  這些交易記錄如何甄別?哪些與本案有關,哪些是一般性交易記錄?還有電子證據該如何固定?比如說,網上交易時,“支付寶”僅對交易記錄保存兩個月,沒有交易記錄的部分應如何固定證據?面對這些新類型證據,又如何認定?對于這些從未謀面的犯罪嫌疑人,可否認定為犯罪團伙?這都是擺在偵查人員面前的新難題。

  2008年8月23日,這起木馬案由公安機關移送至南京市鼓樓區檢察院審查起訴。檢察官們審查發現,這一類案件受害人非常不確定,因為大多數人虛擬財產遭竊后,都會自認倒霉,大都不會選擇報警;另外,此類案件的案值也很難確定,盡管王業供述,他生意最好的時候,曾經3個月就掙了3000萬,但在實際的審查過程中,只有數百萬案值被確定。

  在對涉案人員進行依法訊問后,本著對這起案件負責的態度,檢察院以證據不足,事實不清為由,先后三次將本案退回公安機關補充偵查。

  2月9日,公安機關第四次將此案移送審查起訴。

  曹立說,多次退回補充偵查,是執法機關慎重辦案的表現。因為這種新類型案件中,證據的取得、電子證據的固定與認定,都無先例可援。一方面,公安機關作出了大量的工作,他們面對的是海量信息,僅其中一人的交易記錄他們就打印了800多頁,更不要說那些聊天記錄了。另一方面,檢察機關及時介入此案,補充偵查時,對于證據如何以合適的程序調取、如何鑒定、如何轉化等,檢察院都給予偵查工作很多檢察建議,并最終形成證據鎖鏈。

  這個占據我國木馬盜號程序市場60%的“大小姐官司”,終于因其情節嚴重,危害特別大,而終于進入起訴階段。